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羊狼二世 | 14th Feb 2019 | 雜記 | (40 Reads)
龍耳是一間沒有政府資助,全靠民間捐款維持運作的社福機構。
請大力支持
龍耳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13th Feb 2019 | 雜記 | (54 Reads)

李菁在美國猶他州一個小鎮裡的中學唸十二年班。一次當地的兩位同學因為歧視而欺負她,後來老師讓那兩位同學站在黑板前給她道歉。

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12th Feb 2019 | 雜記 | (51 Reads)
眨眼已到年初八, 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11th Feb 2019 | 雜記 | (37 Reads)

後來,李光興轉移到赤柱擺檔,直至2018年4月,李光興每個週末和假期都會出動,售賣泡泡水玩具和降落傘。李光興笑言,「能賺錢的時候,縱使疲倦也是刺激的。天氣較清涼的時候,每個人都在吹泡泡,令整個天上都充滿泡泡,很有趣呢!還有些小孩尖叫着追逐,也令我感到很滿足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11th Feb 2019 | 雜記 | (36 Reads)
今天是大年初七,人日,祝天下所有人,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10th Feb 2019 | 雜記 | (72 Reads)

從打工到擺檔自主
八十年代的時候,李光興已經賺到了第一桶金,拿去做金融投資,誰知1997年金融風暴時卻打回原形,他唯有重新外出打工,卻找不到工作。最後在酒樓做了一段時間,直到年紀大了才轉行做保安,這也是他人生中的最後一份工作。「因為當保安空閑時間很多,大部分的時間也只是站在那兒什麼也不做,所以腦子裡總有很多幻想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9th Feb 2019 | 雜記 | (43 Reads)

羊狼二世 | 9th Feb 2019 | 雜記 | (101 Reads)

昨日,應大女兒邀請,到山頂行大運。

年初四,在山顶。

圖像中可能有Li Kwong Hing、站立、鞋子、戶外和大自然

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9th Feb 2019 | 雜記 | (58 Reads)

李菁兩歲多的時候,開始進幼兒院,幼兒院的老師在後面叫她,她卻沒有反應,老師認為她的聽覺可能出了問題。李光興跟太太立刻帶她到瑪麗醫院作檢查,才發現,她已經有重度的失聰。這個消息就像一個炸雷一樣,讓他們的心很痛。「我們把所有的心機都放在她身上,所以大女兒也真的很慘,我們對她的愛,全都給了二女兒。大女兒小時候,鄰居問她:您父母疼你嗎?她說:沒關係,我自己疼自己就行了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7th Feb 2019 | 雜記 | (64 Reads)
過年派利是,是我們中國人流傳已久的習俗。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7th Feb 2019 | 雜記 | (49 Reads)

1981年10月31日,第二個女兒李菁出生,「當時我們剛剛有了大女兒,怕自己養不好後來的那個孩子,所以就把他打掉了。想不到沒過多久又有了一個,這次我們真的不忍心再打掉她,所以把她生了出來,然後送回了內地。

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6th Feb 2019 | 雜記 | (68 Reads)
年初二,开年大吉。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6th Feb 2019 | 雜記 | (65 Reads)

三個女兒

在貨櫃碼頭工作一年後,李光興和妻子生下大女李鸝。李鸝在胎中到臨盆都沒有轉過身來,出生時腳先出,因在肚內太久,一出生便需要住在氧氣箱,一個月後才可以回家。回到家裡,李太太打算餵人奶,卻不知道原來沒有奶,餵了三天,李鸝越來越瘦,卻哭得越來越凶。後來李光興用湯匙餵水給大女兒喝,發現大女兒喝得津津有味,才知道原來她是餓了,趕緊去買奶粉餵她,她才不致餓死。李光興總是說,這個女兒遺傳了他的生命力,而且深信她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。

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5th Feb 2019 | 雜記 | (46 Reads)
年初一,老羊照常一早去晨運,公園裡冷清清,連雀仔都返曬去過年。 (閱讀全文)



羊狼二世 | 4th Feb 2019 | 雜記 | (54 Reads)

「在我結婚的那天,姜醫生送了一個臉盆和一條毛巾給我們,當作賀禮。當晚我的妻子跟鄰居的一個女孩同睡,我則跟我的弟弟同睡。到了第二天,我們便出發到香港。當時我從徐聞乘車往深圳,需要經過三個中轉站,三天才到深圳,不像現在這麼快。第一晚我們到了湛江,需要在那裡度過一個晚上。我們找了一家旅店,但旅店的單人和雙人房已經爆滿,只剩一間八人房。於是,我們就包下了那間八人房。其實八人房就是四張雙層床放在一起,並沒有雙人床,我和妻子就在那裡洞房。第二天,我們繼續啟程到廣州,住在姜醫生的親戚家裡,過了一夜,我們終於到了深圳。出境的時候人實在很多,雖然我有出境通行證,但仍然需要排隊,因為關口根本不能負荷。每天只能放行一部分的人,所以我們就在那裡等了四天。當時是1978年,深圳是一個破破爛爛的村子,下雨的時候,地上滿是泥濘。單是從旅店走到關口的那段路,就要經過無數的泥路,把我們的鞋全弄濕了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
羊狼二世 | 3rd Feb 2019 | 雜記 | (57 Reads)

靠人脈來港定居

那時候很多人想去香港,說起那個買船想要偷渡來香港的朋友,「他們這些廣州人在徐聞偷渡是很笨的計畫,買船的時候已經被人出賣了。很多人都會在廣州偷渡,其實就算偷渡也不會來徐聞這邊。 聽說他們會在動物園裡偷老虎的糞便放在身上,當那些軍犬嗅到老虎糞便的味道就會放慢速度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羊狼二世 | 29th Jan 2019 | 雜記 | (43 Reads)

輝煌的包工頭

成功脫離那生活了前後十年的農場,重回城市,憑著過人的領導力和人脈關係,李光興打著徐城建築公司的旗號秘密承包工程,當上了中國大陸最早期的包工頭之一。「我身上有三十多個私章,是人的身份證明。到了發工資的時候,我將這些私章逐個蓋在偽工資表上,才能將我的包工錢都拿走,然後再發給我手下的員工們。當時的我真的很富有!我穿的衣服是以當時最高級的布製成,由一個手工很好的女裁縫替我度身訂造,抽有過濾嘴的香煙。當時有過濾嘴的煙是很難買到的,我身上總帶著幾包,遇見有關係的領導就給他們,所以我和他們的關係非常好。」回憶起那段日子,李光興仍回味無窮。

 (閱讀全文)

Previous Next